【原创连载】平等的医患关系离不开及时的沟通!

发布于 2021-04-20 18:02



睡觉!!!


别睡觉了,丑儿来啦!!!




(二十二)告知义务



2021年4月20日 星期二 天气:阴













这几日静卧病床,随着伤势的好转,丑儿我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

待在病房里,对着窗外未曾停歇的春雨,我吟诗作赋,过得自在!但一对父子的到来,让我猛然间觉得窗外的春雨变成了苦雨!

这对父子从外地而来,据说排了一个多星期队才住进医院,等待手术。

父亲双目混浊,一脸憔悴,时不时催促着儿子去找医生,好好问问自己的病情。

儿子两目无神,一脸无奈,在病房里出出进进,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他们的长吁短叹,让我原本自在的心情也和窗外的雨一样苦起来。

昨夜,对着窗外漂泊的苦雨,在和他们父子的闲聊中得知,父亲来时只知道自己的病很重,需要手术。儿子只知道在等手术,大约需要多少钱。至于手术中的措施和手术后的效果,他们全无所知。倘大的医院让他们感觉到无所适从,茫然的无知让他们心生惶恐。

“你们去问问医生,这手术到底怎么做,能不能彻底将病治好,有没有后遗症?”听完他们的诉说,我都感到心急,给他们父子说:“这样你们就可以提前和家人商量,早些做好心理准备。”







“问了,医生忙,说是手术前会和我们详细谈话。”儿子无奈地说:“再等等吧,到手术前医生应该会说的。”

听完他们的话,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为了让他们不再惶恐度日,今天一早,好打不平的我拿着《民法典》找到了医生办公室,决定先给医生好好说说,能解开他们父子的心结。

《民法典》第一千二百一十九条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具体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明确同意;不能或者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明确同意

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你给我讲这些和你的病有关系吗?”医生只顾在病历上写着东西,头都没抬地问我。

“我只是想给您说说,医患关系是平等的。在医疗活动中,做为患者,我们有知情权和决定权,而你们医生对我们也负有告知的义务。”我手舞足蹈,滔滔不绝地给医生讲道:“我们患者不是一件件物品,放在你们程序的架子上,按照你们的流程进行着流水作业。就如前几天来的那对父子,他们和我一样吗?我们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体,您能不能照顾一下个体差异,给患者及时的告知医疗方案和医疗风险?而这项义务,在《民法典》上也是的规定的。”









“如果按你说的,我能忙过来吗?”医生终于抬起头,用手扶了扶眼镜说:“那对父子,在手术前的一天,我们会和他们进行详细的谈话,并征得明确同意才能手术。这些不就是我们的告知义务吗?”

“及时,我是说及时的告知……”

“我知道了。”医生说完,终是再没理会我,低头依然在病历上写着。

我垂头丧气地回到病房,再看到他们父子俩茫然无助的表情时,觉得心里更苦了,我们数目相对,竟无语凝噎。

在沉默相对中,医生突然来了,让他们父子去办公室详细介绍病情,我知道,医生终究还是听了我说的话。

看到事情得以圆满解决,我高兴地吟出了自己的总结:

就医问诊有程序,

医患交流应及时。

如有风险详告知,

明确同意方可为。

听到我的吟诵,走到门口的医生回头详细看了看我,然后一边在病历夹上写着,一边对我说:“来时没注意,你的头上还有点擦伤,为了确保万一,再做个头部CT去,免得有什么后遗症,

 

未完待续,敬请关注。




【完】




供稿:市司法局 普法与依法治理科

绘图:王倩倩

审核:田向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