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猴逊的蒜苔价

发布于 2021-04-21 07:20

文/愚人  修改/康红军  图/张建毅 



自从人类进入货币交换的时代,价格作为平衡市场供需的杠杆,对人类社会的发展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若没有了货币这个流通的中介,真不知现在社会会是一个什么样子,而社会经济的繁荣,经济杠杆的作用是绝对的功不可没。

可是这个杠杆的支点变化如果太快大概就不是好的兆头,无论是交叉性的变化,还是单一的变个化我想都肯定,对社会经济的发展会产生不良的影响,要不然关于经济发展评价类的文章怎能把物价稳定,与市场繁荣放在一起,可见物价稳定的作用有多重要。


但是,一味的物价稳定好像也不利于经济社会的发展,没有了价格的刺激,人欲趋利而行的脚步自然会放慢,社会也可能会变为一潭死水。

一个没有一点经济学知识的人在这,妄谝了一点关乎经济类的话题,很可能把读者们会搞的一团雾水,大概有人会问,“你到底想说什么”?这点我百分之百的相信。我现在告诉读者,我要给大家谝谝蒜苔价的话题,因为兴平地区的蒜苔已经进入收获与销售的季节,此时谝谝正当时。

虽说任何商品的交易,都会因时间地点的不同,有价格波动之现象,而我活到这个份上,所見的商品价格之变化,还没有一样可与蒜苔价的快速升降可做弟兄。蒜苔这个菜属于大宗鲜活商品,由于抽菜难以定时定量,相对于辣椒等干品农付土特的受存受放,加之客商是云集还是零散,谁都说不准,故而决定了它的价格变化是瞬息万变,前一个小时和后一个小时的价格很难说一样,不是长便是跌。你眼看路上行人给回走时是以甲价脱的手,待你到磅前时,便成了乙价。但究竟是甲好还是乙好,用产区人的一句戏言,哪就是“看娘(儿)们的运气”。甲价不一定高,乙价不一定低。你的运气今日走红,你可能每次都是高价,你今天走了霉运,可能每次都是低价。非产区的人可能对此有所不理解,为什么能这样?对于你的不理解,我却能够理解,因为你不在产区,你没卖过菜。


你是一个先来者,客商有可能为了吸引卖主,先给你个高价,到别人手以看来者络绎不绝,就可能要压降。而你今天来的迟了,客商的车快满了但却没满,他又要吸引卖者过来补车,以图快些赶路。正好今天你把这两个好茬都碰上了,自然你今天次次都高价,反之便轮到你回回都挨砖。你说你不想挨,这由不了你,得由市场说了算。关于蒜苔价格的瞬息万变,当地人有个土叫法,谓之“猴逊”,而这个逊字到底咋写,我也弄不清,但愿有高人师傅能够教教我这个愚人。我猜只所以取“猴逊”二字,大概是因为猴子这种动物太不安份,而逊应是逊色的意思吧?!


有读者可能要说,质量咋没见你提念一个字。对了,我是没提念。因为在收蒜苔这个季节,每时每刻的质量价差其实并不大,真正大的可怕的倒是行情。你今天,甚至这一回,质量再好的东西背不住行情来个跳崖。在行情不赢人的时侯,你的同类蒜苔再好,比不好的也只是分分厘厘的区别,而行情一时半会就是天上地下。

我家住地是收菜的主战场之一,现在电话联系方便,远道的亲朋不时有人打电话打问行情,我有时真的很为难,不知道该以何价位告诉亲人,因为我有可能把方才的价报过去,亲人们看还不错,谁知来了时反降一大截,使亲人们很失望,弄的我很不好意思。后来我只能这样说,这会的几称为啥价,待会就不好说了。

当然,偶也出现亲人得到价位信息时低,而来了却高,这是你幸运,与人的本事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有些人做事老寄希望于高位,到处撵高价,有时弄的越攒越低,把人弄的筋疲力尽,还不知该报怨谁。三十年前的通讯还不发达,我的一位舅自桑镇东桥撵到桑镇街道,再到马嵬坡火车站,继而又撵到五丰村,最后一站到我家,那时都是代办给大客商收,不像现在全是些单打独斗的小贩子,我还算有不错的人事关系,把舅在家门前2角5分没卖的菜,卖了个欠帐的1角3分钱,还是一个月后结的帐。

为此,我以为卖蒜苔的人应当秉持随行就市,现场即卖的原则,没有必要费神八列的四处打听到处撵兔,要知道现在通讯工具的发达程度,是车轱辘追赶信息根本办不到的事情,从根本上来讲,还是要把庄稼务好,再差的价、量大了总是相对能多卖俩个。甭老是想着显一下卖菜的本事。因为古人把话没错说,叫做“又兴勤来又兴懒,又兴睡下不动摊”,听起来似乎好像是消极的天命论,但蒜苔这个庄稼恰恰很付合这么个现实,你信不信是不由你的。


2021.04.20

关于作者:愚人,兴平人,高中文化程度,本人自幼爱好文学,对诗歌,楹联,谜语,歇后语更是疼爱有加,特别是对谜语的创作更是如醉如痴,几乎达到了所碰之人和事都欲作谜的程度。


声明: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文责自负,和本平台无关

❖  欢迎分享到 朋友圈 或点击右下角 在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