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赤龙军神》 第二卷第十八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

发布于 2021-04-16 19:09

第十八章 人生自是有情痴

 

上回说到,霍青、罗兰二人相见,倾情拥抱。

 

众士卒见此,反应各异。

年轻较轻的,口哨、起哄之声不断,权当是看了现场版青春偶像肥皂剧。

年纪较大的,微皱眉头、沉默不语,均觉得霍青处事有欠考虑,罗兰曾是间谍,对其动情,太不慎重。

 

霍青、罗兰一时忘情,但短促之间,恢复冷静。

二人分开,彼此一笑,千般恩爱,万缕柔情。

 

众人来到娄蓝镇中,与梁吉等人汇合。

罗兰从车中取出九凤珍珠冠,由赤龙帝国的工匠们查验。

此冠纯金打造,明珠镶嵌。

下有四只雏凤,前后卧之,左右行之。

顶有五只,左为鹓鶵右为鸾,前为鸑鷟后鸿鹄,中捧一赤凤。

珍珠难以计数,九凤头顶九颗大珠,晶莹焕发,光芒四射。

再衬着纯金明亮,闪闪灼灼,令人难以注目。

众人无不赞扬,真乃稀世珍宝。

工匠对凤冠查验无误,遂交梁吉保管。

梁吉收好凤冠,下令出发。

 

护送队伍阵型如下:

梁吉带九凤珍珠冠,率十名侍卫,位于队伍中间。

霍青带四十一名队员,呈防护队形,位于梁吉等人周围。

李真带七名队员,分成四个警戒小组,与霍青率领的主力部队保持七十丈左右的距离,分别位于其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化装侦查,为主力部队提供安全预警。

 

霍青本想带警戒小组,理由很充分,作为副排长,此等相对危险的任务,应该由他来负责,李真作为正排长,应坐镇军中,负责指挥调度。

 

但李真不同意,他的理由也很有说服力:

论武功,不如你,但要论野外化装侦查,是我的强项。

至于上次演习,未分胜败,算不得数。

更何况,此次任务非比寻常,外围警戒至关重要,交给你这么个生瓜蛋子,我不放心。

 

最后,他对霍青意味深长地说道:“兄弟,你的任务是盯紧罗兰,这活儿没人比你更适合。”

话说到这个地步,霍青不宜再做推脱,只好应承下来。

 

李真言简意赅,微言大义。

部队刚要上路,罗兰就出了幺蛾子,要霍青给她做车夫,理由是驾车专业,让她坐得舒服。

霍青心说:他仅仅是把她从城外拉到城里,这么短的距离就成了专业,也是没谁了。

他不愿逆她之意,车夫就车夫吧。

这只是个开始。

 

上路之后,罗兰要水喝,霍青把水壶给她,这姐姐接过去之后,一会儿递了出来。

霍青接过来,感觉不对,给她的时候是水壶是满的、沉甸甸的,等递出来,水壶轻飘飘的,打开一看,一滴不剩。

霍青瞠目结舌:拿现世暖瓶来比,此军用水壶能装一瓶半不成问题,这姐姐居然能喝得半点不剩?

他问道:“你这是全喝了,还是全倒了呀?”

罗兰闻声,拉开布帘,瞋目视霍青,嘴唇嘟起,似小女孩般说道:“干嘛?我渴了,多喝点不行啊?你怎么这么小气啊,不就是点水吗?你是大男人,有点绅士风度好不好啊?”

霍青不善与人吵架,罗兰这嘴和机关枪似的,一开火便是连续扫射、火力压制,霍青被她训得一懵一懵的,等他反应过来时,罗兰已拉上布帘、不理他,留他自己对着空水壶发呆。

 

等到吃饭的时候,罗兰又找事儿:嫌行军口粮不好吃。

 

即便是现世各国军队的行军口粮,也口感极差。

野外行军,条件艰苦,行军口粮主要两个特征:

一是携带方便,二是耐储藏。

味道鲜美,自然不在其中。

 

一份赤龙军行军口粮,分三个部分:

一为面饼,煮熟之后,中间戳孔,以绳串之,方便携带,相当于现世的压缩饼干。

二为肉干,将做熟的牛羊肉,切成肉条,风干之后,做成肉干,每名士兵可携带十至二十斤的肉干,吃上个把月不成问题。

三为粥,将炒面、小米、菜干、肉屑混在一起,用小布袋包好,等到了开锅做饭之时,倒入清水,煮成一碗混合粥,有点像现世的方便面。

 

平心而论,赤龙军的行军口粮,已算不错,有干有稀,有蔬有肉,既注重营养,花样又丰富。

罗兰是蓝鹰大使,是客,不能让人家自带干粮,且赤龙帝国是礼仪之邦、素来好客,让客人吃不好,不是待客之道。

 

霍青没办法,只能问这位大小姐想吃什么,罗兰瞧着周围一片荒野,寻思想要山珍海味也不现实。

她听到旁边水流声响、蛙声一片,灵机一动,让霍青去给她抓青蛙烤着吃。

霍青倒也不恼,真去给她抓青蛙,他以弩箭射之,一会儿功夫就抓了十几只,用短刀剥皮、清空内脏,撒上细盐,挑在唐横刀上用火烤。

龙武卒的武器,成了做烤青蛙的厨具,士兵们看了,哭笑不得,摇头不语。

 

霍青将青蛙烤得外焦里嫩、清香扑鼻,罗兰吃得开心,将他的厨艺大大夸奖一番。

霍青见她吃得开心,倒也心情愉快。

他本就对罗兰一见钟情,分别已久,思念深深,如今难得朝夕相处,故犹如初恋男生一般,对她言听计从,巴不得将全部温柔体贴皆送与她。

 

罗兰见他对己百依百顺,幸福至极。

女生通常都缺乏安全感,罗兰一生坎坷,此等心态更为严重,明知霍青对她一往情深,却又会忍不住刁难于他,看他是否会生气,是否会不耐烦,如今霍青耐心为她付出,她欣慰之余,也颇感歉意。

众人倒是乐得看他二人打情骂俏,行军枯燥艰苦,有此等现场肥皂剧免费观看,也是个难得消遣。

 

一路之上,霍青虽与罗兰柔情蜜意,然正事从不懈怠。

每到宿营之时,必先观察地形,远离潮湿低洼之处,靠近朝阳干燥之地,接近水源,远离丛林,何处能埋伏,何处能潜伏狙击,都要亲力亲为、调查清楚。

宿营之后,外围布置绊马索、暗铃、陷坑等机关,设置明哨、暗哨,龙武卒五人为一小队,轮班休息巡逻,不能有半点松懈。

霍青人不解甲、马不卸鞍,武器放于触手可及之处,随时做好战斗准备。

 

梁吉见霍青,年纪虽轻,心思细腻、处事稳重,可谓少年老成,再想起此人武艺高强、无人能及,更起爱才之心。

后来,霍青与罗兰眉目传情、柔情蜜意,梁吉惊讶之余,多了一丝忧虑。

他第一次见到罗兰,觉得此女貌美如花、姿色过人,与公主相比,可谓一时瑜亮。

再把她和霍青摆在一起,倒也是郎俊女美,天生一对璧人。

但罗兰再美,毕竟是蓝鹰大使,霍青是赤龙军人。

尽管两国现在和平友好,但平民百姓之跨国婚姻,尚且不为世俗所容,更何况二人身份颇为敏感,若是任其发展,只怕前程尽毁。

梁吉心说:找个机会,得和霍青好好谈谈,此子前途远大,不可耽于美色,以免自毁前程,须知儿女情长,则难成大事。

 

饥餐渴饮,晓行夜宿,从娄蓝出发已三个周有余,即将到达章夜。

章夜,从南向北数,是赤龙帝国的第二座城镇。

此城,气候温和湿润,四季分明,南北长不到五十公里,东西宽不到四十公里,面积不大,是个小城。

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城不能以大小论之,章夜小则小矣,却颇为有名。

 

以何为名?以繁荣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为名。

小孩玩儿的玩具、女人喜欢的服装首饰、家里挂的钟表、床上用的床单、枕头……寻常百姓生活所需之器物,此处无所不包、无所不有,俨然就是一个建在市场之上的小城市。

据《章夜县志》记载,早在龙鹰战争之前,每年农闲时节,农民们便肩挑货担,手摇拨浪鼓,走街串巷,做些小生意以取微薄之利。

龙鹰战争爆发后,干戈四起,生灵涂炭,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此等情况,百姓只求苟活于乱世,哪敢走街串巷行商贾之事。

有道是“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战争终于结束,农民重新沿街摆摊。

初期,也只是农民们自发地到一块空地上,提着篮子、背着布包来交易彼此所需之物。

后来,空地变成简易摊位。再后来,逐渐演变为街道两侧的固定店铺,成百上千的人于此谋取出路。

四十年了,小小章夜成为龙鹰大陆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

赤龙、蓝鹰的淘金者们,潮水般涌入章夜,以求实现涌动的财富梦想。

 

梁吉谴人请李真、霍青于帐中商议:“从出发到现在,兄弟们挺辛苦,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如今到了章夜,我建议大家入城修整一下,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此为梁吉说话风格,常用词是“建议”、“意见”,从来不颐指气使、盛气凌人,也不说一不二、发号施令,他总是用商量的口气与人交流,此等谦和,令人舒适。

 

按说,李真是排长,他该先表态。

未及开口,霍青抢话了:“总管如此体恤下属,卑职深感谢意。只是……

李真一捅他,霍青被一打岔,话卡了一下。

 

梁吉谦逊有礼,不代表他没脾气,已如此客气,霍青还要说个“只是”,明显是反驳他,心中暗暗不快,但他城府颇深,淡淡一笑,说道:“霍排长,但说无妨。”

梁吉本是客气一句,霍青当了真,直言道:“我不赞成入城修整。城市人口密度大,人多眼杂,不可控因素太多,会给凤冠的保护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此言一出,梁吉脸色一变,一丝怒意,眼中闪过,没想到霍青如此不给面子,有点不快。

 

霍青并非不谙世事、直言无忌,但之前马原再三叮嘱,凤冠护送成功与否,关系到青龙军团生死存亡,故处处谨慎、如履薄冰,尽管与罗兰情投意合、打情骂俏,但不过是间隙插针,借此缓解压力。

他年纪尚轻,重任之下,全神贯注,无暇他顾,故纯从专业角度思考问题,心之所想,遂从口出。

 

“霍排长,心思细腻,责任心强,实属难得啊。”梁吉虽恼霍青,但其言之有理,不愿与之辩驳,向李真笑道,“李排长,你怎么看?”

 

李真一直为霍青暗暗着急,心说:这孩子平时说话办事挺有分寸啊,今儿个怎么泛起犟来了?

他心如明镜:梁吉等人,久在龙城,养尊处优,野外行军艰苦,短时尚能忍耐,时间一长,便不堪其苦,所以入城之心迫切。

从专业角度来说,霍青没错,环境越复杂,人越多,安全警戒难度越大。

但梁吉是公主的红人,一旦得罪,纵然凤冠安全送到,只怕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想到这里,李真拿定主意,笑道:“霍青所虑,不无道理,护送凤冠,兹事体大,确实需谨慎处理。不过……

梁吉听前半截话,似乎支持霍青,不由心中一沉,但听到“不过”,便猜到前半句是为安抚霍青,之后方为真意,故朝他一笑,示意继续说下去。

 

李真继续说道:“可由章夜郡守部署差役、府兵于驻地周围设警戒线,三丈之内的居民必须迁走,并严禁外人进入,便可万无一失。”

 

梁吉点了点头,以示赞许,朝霍青说道:

“霍排长,你忠于职守,责任心强,我很欣赏。

不过,你不考虑别的,也该为罗兰女士考虑一下吧,她一个女孩子跟着咱们风餐露宿、饱受辛劳。

如今章夜城近在咫尺,她难道就不想入城吃点好吃的、洗个热水澡、躺在软床上好好睡一觉?你难道忍心让她继续在城外吃苦吗?

 

霍青不傻,李真支持入城,梁吉又谈罗兰,皆入情入理,若继续坚持己见,就太不通情达理了,遂笑道:“总管所言甚是,排长思虑周全,卑职也赞成入城。”

梁吉心说:此子一时执拗,好在不是榆木疙瘩,毕竟年纪尚轻,偶尔不通世故,倒也情有可原。

 

章夜郡守早已率众官吏及商贾乡绅,出城二十里迎接。

此类场合,梁吉早已驾轻就熟,一一寒暄、逐个介绍过后,郡守亲自带路,梁吉率众侍卫紧随其后,李真、霍青率护送部队随之入城。

霍青第一次到章夜,沿途只见红楼画阁,商铺林立,奇货异物,琳琅满目。他何曾见过如此世面,看得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部队入城,也引起了居民好奇,于街道两侧驻足观看。

龙武卒是精锐之旅,士兵各个黝黑矫健,两眼冒光、凶狠慓悍、精神抖擞。

围观人中,姑娘不少,看得如痴如醉、春心荡漾,花、手绢等物,随娇笑之声,似天女散花,朝士兵们飞来。

龙武卒多在大营中训练,马原将兵极严,娄蓝镇离大营不远,若无将令,不得入城。

如今耳边是燕语莺声,眼前是如水娇颜,士兵们哪见过此等阵势,花朵等物事扔来,落在身上或地上,士兵们捡也不是,不捡也不是,左右为难、面面相觑,队伍有些乱了。

 

士兵的羞涩,更引发了姑娘们的好感,欢声笑语纷纷传来:

“这些兵哥哥都好帅啊。”

“真是啊,长得帅的,都贡献给国家了。”

“你看,他们还害羞了,哈哈哈哈,真可爱。”

 

姑娘以所爱之物,掷给心仪之人,古已有之。

昔者美男子潘安,驾车上街,道旁女性,无论长幼,皆为所迷,将水果掷其车内,每次满载瓜果而归。

不过,东施效颦,也有男版,丑男左思,见潘安如此,颇为羡慕,也驾车上街,结果路边女性,以石头相赠,口水唾之,弄得落荒而逃。

 

相貌英俊的霍青,自然得到了最多的青睐与示爱。

花朵、手绢、饰物、水果,没头没脑地扔来,弄得霍青羞涩不已、狼狈不堪。

一块手绢扔在肩膀上,霍青取过,觉得轻柔滑腻,上面不知涂得何种香水,味道清淡,却淡雅芬芳,令人心神荡漾。

他欲寻手绢主人,但见人头攒动、熙熙攘攘,无处可寻。

 

“喂。”罗兰拉开布帘,戳他一下。

霍青吓了一跳,回头望去,见罗兰美目圆睁、一脸怒气:“谁的手绢?”

“啊?”霍青一愣,摇了摇头,“不知道啊……

“哼!”罗兰面色一沉,朝他一伸手,“给我。”

霍青没反应过来:“啊?什么呀?”

罗兰朝手绢一指:“这个。”

“奥,”霍青忙不迭地递给她。

 

罗兰接过手绢,仔细观瞧,朝霍青俏皮地一笑:“做工精细,是龙城瑞祥的手艺。公子魅力挺大呀,被一位大家闺秀看上了。”

霍青面庞发热,满脸通红,连忙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只喜欢你。”

罗兰存心调侃他,见他害羞,更觉有趣,如今见他急忙告白,芳心大悦,却不欲表现出来,朝他嗔道:“哼,看你表现。”

说完,也不等霍青回答,便拉上布帘。

 

见霍青窘态,罗兰莞尔而笑。

从娄蓝至此,半月有余,罗兰感觉如梦似幻,每天与霍青出双入对、耳鬓厮磨,得他体贴入微、温情相待。

罗兰沉醉其中,难以自拔,二十年来第一次被人真情以对、悉心照顾,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甜蜜。

有时,她也遐想连篇,若路永远没有尽头,凤冠永远送不到龙城,如此便可以和霍青相伴永远,那该多好。

 

无论外人怎样试压,依然难以阻止爱情的力量,朝夕相处,使霍青与罗兰的感情急剧升温,但他们毕竟不是伊甸园中的亚当与夏娃,除了自己,没有人能为他们遮风挡雨。欲知后事如何,请看第十九章《心较比干多一窍》。

如果觉得写得不错,那就关注公众号、点个赞或者“在看”吧,多谢阅读。


如果转载本文,文末务必注明:“转自微信公众号:林欣浩”